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好书热评

新书《米罐》|开满鲜花的罐儿,是可以治愈一生的童年

2021/11/9 9:56:28  来源:本站

《米罐》

作者:张忠诚

 

这个小小的男孩,

站在夏日的阳光里,

手捧着满满一罐花。

他看见了浸湿的树叶在泥土里腐烂,

花籽在腐叶的缝隙间生根发芽。

清风吹拂,细嗅花香。

他欢喜得泪流满面。

 

张忠诚的最新作品《米罐》,以侏儒症男孩米罐虽显遗憾但不失温暖的成长故事为主线,展现了一幅生动朴实且充满温情的乡村生活画卷。特殊男孩米罐,因为个儿矮,从小常受到不公正对待。但是尽管如此,弱小却善良的米罐并没有因此抱怨和生气,相反却以成人都难有的豁达原谅并接受了来自命运的不公。在大姐米莲、奶奶、花三爷、弟弟典子等人的爱护与帮助下,米罐不仅自由自在地长大,还找到了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他痴迷于传统技艺木偶戏,和耍偶戏的老蔡学戏,学刻偶头。米罐聪明的小脑瓜也激发了老蔡的灵感,让传统的木偶戏焕发出新的活力……米罐原本看似注定写着遗憾的一生,却在他的努力下遇见了不一样的惊喜。

 

 

作者张忠诚在后记中写道:写作的每一天我都提醒自己,不要贩卖苦难和廉价的同情,要给予米罐真正的尊重,写一个侏儒少年内心的困难、挣扎、成长和欢乐。他将米罐作为人的尊严放在首位,以平静、朴实而又自由的笔调,描写了米罐的成长经历。他通过亲人们对米罐的爱护与支持,传递了他对米罐所代表的这一特殊群体的尊重与敬佩。从米罐花罐,从人物到物件,寓意深刻。小小的男孩由米仓改名为米罐,仿佛暗示着人生被束缚在小如瓶罐的身体当中。然而,小说的结尾却给出了一个大大的惊喜:米罐挖出年幼看雀时埋下的玻璃罐,当年写满心愿的树叶虽然腐烂却孕育出满满一罐鲜花,预示着米罐的人生也如同这开满鲜花的玻璃罐一般,充满生机与欣喜。

 

新书试读

三天前,罐儿还叫米仓,小名仓子。

仓子出生前,米家生下了三个女儿。大女儿米莲十岁,二女儿米荷六岁半,两年后三女儿出生,取名叫米藕,米藕生下来三天便夭折了。第四胎生了两个男孩儿。莲儿妈生米莲和米荷,奶水足得吃不完,生完双棒儿却没了奶水。米爸米有志愁得以手抓墙,没钱买奶粉咋养呢?

米七叔来了,他是米有志的远房叔。七叔说,有志啊,镇上耍木偶戏的老蔡媳妇走了几年了,也没给老蔡留下一男半女的,双棒儿让老蔡抱一个去,他家底殷实些。米有志说,不行,好养赖养得自己养。七叔说不为别的,长大了跟老蔡学耍戏,算有个手艺。米有志和莲儿妈琢磨来琢磨去,觉得七叔有远见,去老蔡家好歹能学门手艺。

米七叔跟老蔡交情好。老蔡说养了就是我的儿。米七叔说这个当然。老蔡说俩孩子奶粉钱我都出。米七叔咂嘴儿说老蔡你真是个善人。老蔡说我是善人老天爷咋不让我有个儿呢。米七叔说你看你还说这个话,这不就给你送个儿来了。

长子为大,米家留下哥哥。老蔡给孩子取名叫蔡典,小名典子。要这么下去,米家蔡家都欢喜。

先是典子记事起,死活不肯学戏。老蔡抱养典子的心思在戏上,蔡家提线戏传了六代,不能在他手上断了线轴子。

不久米家又出了事,米仓不长个儿。四处看病花了不少钱,刚有些起色的日子又折腾精光。

本来说好,米家人不能去蔡家看孩子。米有志先破了规矩,一来二去,典子知道了谁是亲爸妈。老蔡去找米七叔,米七叔张口结舌。七叔来找米有志,米有志自知理亏,有小半年没再去桑镇。

可米有志还是板不住,有一次悄悄去桑镇看典子,让老蔡给堵在当街上。米有志先是面红,继而不讲理了,挑明了想把典子领回弯垄。老蔡又去找了米老七,米老七来回撮合,两家各让了一步,米家可以来桑镇光明正大地看,但不能打领回去养的主意。

不料典子长到六岁自个儿跑回了弯垄。他进门跟米有志说:“我不想再回桑镇去了,他老让我鼓捣木偶。”老蔡来了弯垄找典子,米有志得了理,典子自个儿跑回来的,腿在孩子身上长着,往哪跑咱谁也说了不算。米老七又来劝和,典子在弯垄住了几天回了桑镇。

就在半个月前,米有志又来找老蔡,把话说开,要把典子领回去。老蔡让米有志把奶粉钱出了。米有志说出奶粉钱行,不过得欠着。白纸黑字,他给老蔡写了张欠条。

典子回了弯垄,仓子满心欢喜。在饭桌上,米有志对仓子说:“弟弟回了米家,就不能叫蔡典了,让他叫米仓。”仓子半口饭含着,一时脑袋发蒙。米有志又说:“弟弟回来了,得姓米,叫米家人的名字,咱家户口簿上只有一个米仓,你让给弟弟叫。”仓子咽下饭,响着饱嗝,懦懦地说:“我叫啥名字?”米有志虎着脸说:“有名字没名字又能咋样?又不是不给你饭吃,你着急什么,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仓子来找奶奶。奶奶有心去找米有志说说这事,但又知道儿子不会听她的,儿子把典子从蔡家领回来,心思明摆着,仓子这个病怕是医不好,米家的门户未来得靠典子撑起来。户口簿上又只有一个名字,只有委屈仓子了。

 “你是哥,哥要带才,得让着点弟。”

 “奶,典子比我长得高多了,他都把我的个子偷去长了,这回又来偷我的名字叫,我不带才他。”

“个子是能偷的吗?那是街上的人瞎说。奶给你新起个名字,你要是觉得不好听,你还叫你的米仓。咱家姓米,米嘛,吃了饱肚子,给你叫米仓,是想你这辈子有吃不完的米,仓里有米心不慌。可米仓那么大,一个人哪里吃得完呢?其实有一罐米就够吃了,要一仓米有啥用呢?吃不了还要生虫子,耗子也要来偷米吃。咱不叫米仓了,叫米罐吧,米家的罐儿,装米的罐儿。罐儿多好听,叫起来也好听,跟打铁似的,咯当咯当响。”

在这个家里,他最听奶奶的话。

就这样,他叫了罐儿。

 

 

作者简介

张忠诚

 

张忠诚,辽宁葫芦岛人,鲁迅文学院第30期高研班学员,辽宁文学院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的作品有《翠衣》《蓝门》《猴戏团》《公羊爸爸》等,小说集《翠衣》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多篇小说被《小说月报》等选刊转载。作品曾获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辽宁文学奖等。

 

编辑 | 刘莺倩

校对 | 熊小燕

审核 | 谈炜萍

核发 | 熊炽

 

责任编辑:张侨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