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好书热评

绿绿小蚂蚱,浓浓师生情

2009/4/22 15:08:39  来源:魏钢强

    《绿绿的小蚂蚱》呀,主角并不是青绿翠绿碧绿鲜绿的那种尖尖头的小蚂蚱。“绿绿”是一位小学老师,本名苗绿鸣;“小蚂蚱”是他的学生,本名麻战战。
  小蚂蚱可不是普通学生。学生怕考试,小蚂蚱不怕———参加新生口试,小蚂蚱利利落落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还抓着老师的手不肯离开:“老师啊,为什么你们的考试这么简单呢?再考考我吧,再考考我吧,不要客气啦!”学生怕扫地,小蚂蚱不怕———分到包干区像分得自留地那么高兴,缠着绿绿:“你让我负责扫操场吧,好不好?好不好?分一块给我扫吧!求你啦!求你啦!我一定表现好!”学生怕罚一个人坐,小蚂蚱偏偏不愿离开他一个人呆着的“蚂蚱窝”……
  绿绿也不是普通的老师。小蚂蚱就觉得绿绿这个人,帅,可爱,还有趣,简直太好太好了。绿绿年轻,“嫩”,还不是装出来的。相反,一年级的小豆子叫他“哥哥”,他会说:“在学校里都要叫老师,不叫哥哥。”绿绿老师怕领导,喜欢躲在办公室偷吃零食。他吃巧克力棒,完全不用手,叼嘴里一点一点啃,速度快极了。他还把腰果扔起来,用嘴去接,很有准头的!绿绿理解学生,爱学生,体现了一种特殊的平等的师生关系。
  这样的绿绿遇见了这样的小蚂蚱,故事就多了去了,所以,《绿绿的小蚂蚱》是一个系列,有三大本呢。
  《绿绿的小蚂蚱》的作者,还真就是一位小学教师。她叫杨筱艳,二十多年教龄,现在仍然在职,就在南京市某小学任教,所以她小说的语言一股子南京味儿。她是南京市小学英语学科带头人,获得过南京市首届优秀青年教师称号,拿到过全国英语会课优秀奖,参加过牛津版小学英语教参的编写……还是外国语学院在读研究生。文学创作嘛,只是她业余的爱好。
  儿童文学作家彭学军是《绿绿的小蚂蚱》的责编之一,特别欣赏作品蕴涵着的丰富的生活积淀。看过绿绿系列的第一部作品后,她眼红得都磕巴了:“我、我要是有这些素材,会留着慢慢写,写好多好多,不会舍得哗啦哗啦这么往外倒。”
  杨筱艳杨老师不是不懂写,她署名“未夕”的网络作品拥有无数读者和“粉丝”,根据她的创作改编的两部电影,《糟糠之妻》已经开拍,另一部也正在寻演员。但杨老师也是没有什么不舍得,这样的素材她用也用不完。她只有不吐不快的感觉。
  杨老师的博客上辟有“我的弟子”专栏,收录她写学生的随笔,例如模样俊、成绩好的“沈宝宝”(当然是化名,因为他真的很宝):
  
沈宝宝在家受宠,劳动差一点儿。昨天轮到他拖地,别别扭扭地拿着拖把,一寸地一寸地地蹭啊蹭啊。
  班主任问:“沈宝宝,你可不可以快一点?”沈宝宝答:“我想可以的。”
  过了一会儿,还是只挪动了一点点地方。班主任又叫:“你快一点!”沈宝宝又答:“可以的可以的。”
  又艰难地拖了一会儿,沈宝宝突然大叫:“老师,我刚拖好,这里又踩了一个脚印!”
  班主任气愤地问:“是谁踩的?站出来!”没有人答,只有沈宝宝自己举手:“老师老师,我发现原来就是我自己的脚印啊!”
  班主任说:“你倒退着拖不就行了?”沈宝宝恍然大悟,按老师说的方法拖地,果然快多了。拖完了,他站在教室最后面,又举手:“老师,我怎么走过去?”

  杨老师接下来说了:“关键问题是,我们沈宝宝不是无厘头,不是哗众取宠,更不是恶作剧。他是真心地认认真真地问这些问题的。”底下的言辞就不像话了,特别不像老师该说的话:“一个男生,英俊聪明善良又单纯,还这样有喜感,将来一定得无数异性青睐。沈宝宝的同桌是班上的小美女圆圆。两个孩子坐在一处,真真一对小金童玉女,越看越喜欢!”
  呵呵,好笑吧?这样的素材很多很多,一个比一个精彩。她笔下的人物呀,比方说麻战战,都是有原型的。同事在网上问她,“是谁谁谁吗”,她说“不是不是”,“写我们班吧”,她说“好的好的”。写可爱的学生,对杨筱艳来说是一种享受;看她写可爱的学生,对读者来说也是一种享受;看她写熟悉的可爱的学生,对她的同事来说更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吧?
  杨筱艳爱学生,所以老是操心学生的将来,想到很多年以后。《绿绿的小蚂蚱》原稿中就曾写道:“很多年以后,成了大学者的小蚂蚱和成了超市小配货员的小宇果然还是很好的朋友。”嗐,故事说的是当下的事情,“很多年以后”的事还没影呢!作为作家,她其实知道不能那么写,作为教师,她却会不由自主地这么想。
  小宇是名“学困生”,小说为他设计了有着自尊和快乐的将来。在杨老师看来,不管聪明还是愚钝,每个孩子都是天使,都该受到尊重。学生送她贺卡:“新年快了,生体健康。”她在博客中说:“我很感动,觉得错字特别可爱。”学生答题,“抄单词并写出中文”,答案写作“toilet 顾所 / garden 花院 / slide 划梯”,她一点也不生气,还说:“错得真幽默啊。”
  我曾经跟杨筱艳说:读你的书,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做你的学生真幸福。后来查看网上的留言,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正是“温暖”和“幸福”。她的作品让读者对小学教师多了一份崇敬和羡慕:当过老师的,“后悔没做好”;没当过老师的,“突然有想当老师的冲动”。有留言说———“感动啊!肯定是杨老师,虽然我不熟悉。她是我孩子的老师。”有留言问———“写书的是不是杨老师,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问话的人在奥地利,应该是熟悉的学生。
  其实呢,同样的学生,同样的事件,换个老师,换个心境来看待,还会那么温暖幸福,还会那么精彩有趣吗?没有对学生和对教育事业执著的爱,所有这些精彩有趣和温暖幸福都会视而不见。
  《绿绿的小蚂蚱》说的是当下校园里正发生的事,写的是当下校园里最鲜活的人。学生们是不会让他们的老师还使用90年代的语言的。杨老师说,“本学期多添了一个本子,本来我想叫‘联系本’,可是学生说要叫‘QQ本’,那就叫QQ本吧。他们可以留言,还画画,抄了小笑话给我看。很可爱。”在作品里,不是成人迎合儿童,而是儿童在极力模仿成年人。有人怀疑,这是小学的孩子吗?可这就是现实,是我们太不了解现在的孩子了。杨筱艳笔下的孩子是观察来的,其他校园小说写孩子则是更多地调动了作者自己的童年经验。不能说谁好谁不好,但杨筱艳是独特的。
  仔细品读“绿绿”系列,感觉它隐含着作者长期的教学探索和教育实践,同时又是当下无法付诸实施的教育的沙盘演练。不由想起三十多年前读过的马卡连柯的《教育诗》,那是一部以诗一般的激情创作而成的优美而动人的教育工作实录。绿绿其实是个理想的人物,他和学校其他老师的关系,像个大家庭,跟现实校园的氛围有着很大的反差。倘要给《绿绿的小蚂蚱》一个评价,有两句话,那就是———美丽的校园童话,感人的教育诗篇。

责任编辑:楼慧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