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好书热评

久违了,星座

2009/4/22 15:04:13  来源:著名学者、杂文家 陈四益

小时的儿歌,现在还记得:“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钉铜钉。铜钉钉了千千个,弟弟数也数不清。”无论在四川的乐山、江安,还是上海浦东的高桥,夜空的星星总吸引着我童年的思绪:那些星星上面真的有神仙居住?那些星星真会化为人形来到世间?满天的星斗,浸透了神秘。
  如今的大城市,虽说满街的路灯把夜间也照耀如同白昼,但它们也遮蔽了天空星斗,加上日甚一日的大气污染,蓝天渐已不再,仰望夜空,只见尘霾闭锁,除了最亮的少数星星,几乎都是蒙蒙一片。因友人之邀,曾有黄山之游,时维九月,序属三秋。那晚宿于黄山脚下。入夜到户外闲步,竟重温了儿时的记忆。星汉灿烂,只能以辉煌形容。回到北京,同大学时的老师、博学的鲍正鹄先生谈及,鲍先生听了呵呵大笑,说赵宋庆先生倒是有一部书,是开明书店印的,书名叫《秋之星》。虽然是写给青少年看的,但却把中外关于星座的知识熔于一炉,穿插了不少关于星座的神话故事,文字也流畅,作为入门书是很好的,至今也还没见可以替代的书籍。可惜已是六七十年前的书了,要找,不容易。
  赵宋庆先生是我在复旦大学读书时的老师,他是中文系的教授却给数学系开过数学课,又写过天文学的论文,为了寻找苏轼受过波斯诗人奥马尔·哈亚姆影响的证据,他用一周时间以绝句形式翻译了《鲁拜集》全部五百余首诗。可以说赵先生是一位颇有才情的人物。
  经过多方查找,终于托人从上海的善本书库中找到了这本《秋之星》。
  拿到了书自然先睹为快。读后只觉相见恨晚。
  作者署名不是赵宋庆,而是赵辜怀。赵先生的女儿赵无凡女士告知,这是她父亲所用的一个笔名。他的本名还是宋庆。鲍先生曾说,赵先生兄弟都严于夷夏之辨,有很强的民族意识,所以一名汉生,一称宋庆,汉宋两代都是华夏辉煌的时期。汉生先生就是著名旅法画家赵无极的令尊大人。
  书是1935年出版的,赵先生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所以在学识渊博之外,文字里还跃动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叙述枯燥的星座也让人觉得津津有味。
  “斗转星移”是一句耳熟能详的套话。众多的星座因着地球的自转和公转,在看星人的眼里一夜之间在“移”在“转”,一年之中也在“移”在“转”,寻觅星座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赵先生的办法,是要使读者在他的指引下,一夜之间遍览群星。正如赵先生所说:“把周天的星象,选一个秋夜,分时说明,想来比较更能满足初试看星者的欲望吧。”只要一个秋夜,就能把满天星斗认个十之八九,单单这一点,就会勾起读者阅读的欲望。更何况其中还有无数迷人的神话传说呢。
  满天星斗,从何看起?天球也如地球。就像在地球上寻找各个国家的位置要依赖地图,在天球上也只有依靠星图才能准确地找到不同的星座。星座的星星并不在一个平面之上,其间的距离都要以光年计,但我们仰望天空时,却只觉得它们像是一块青石板上的无数铜钉。中国人的星座划分,往往下应人事。看天上的星星变化,是为了“观天下”、测人事。所以,关注的是哪里下应宫廷,哪里下应中枢,哪里是州国分野,哪里有客星来犯,如何又是天下偃兵,如何又当禁令刑罚,好像人间祸福都写在了那些星星脸上。这种观天文治人事的花样,拿来骗骗高高在上的君王,吓吓低低在下的百姓,或借此生事、排斥异己、争权夺利,或许有用,要说看星的兴致则真是索然无趣了。而且因着上应天文的需要,星座的划分也相当繁琐,指点起来难得要领。所以赵先生在介绍星座时,主要依靠的倒是西方的星座划分。这不仅因为西方的星座比较好认,还因为那些星座包含的内容很少迂腐烦人的政治气,多的是古代神话传说,给青少年讲来,容易兴味盎然。更令人惬意的是,赵先生对中国星象中动人的传说并没有忽略,譬如织女牵牛、南箕北斗、弧矢天狼、参商二宿,都穿插在星座的介绍中,同西方传说一并讲解,东西比较,更添趣味。
  如果赵先生只是个观星的爱好者,他的叙述将止于星座的方位与形状。如果赵先生仅是位文学家,他的叙述可能偏爱于神话传说的引述或文学作品中星象描述的诠释,但是,赵先生的腹笥不止于此,他还对天文学有很深的造诣。前面提到,他曾经发表过天文学的论文。所以,从《秋之星》中,我们还可以得到许多近代天文学的知识。你是否想过二十万年前的北斗曾是什么形状?二十万年后的北斗又该是什么形状?把星座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可以推想它过去未来演变的轨迹。你是否知道星星如何依据它们的亮度分等?如何依据它们的性质分类?时间已经过去七十多年,天文学当已又有长足的进步。赵先生的介绍必定会缺少许多新知,但作为一部趣味丛生的普及读物,若能引起初学者浓厚的兴味,从而引导读者进一步去探索辽远的星空,已经是功德无量了。

责任编辑:楼慧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