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好书热评

舒辉波:我们都是逐光的孩子,一起走最艰难的路

2021/8/10 10:08:25  来源:本站

86日,作家舒辉波凭借小说《逐光的孩子》(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斩获第11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他创作的报告文学《梦想是生命里的光》曾获得第10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以童年为桥梁,在呈现文字与阅读之美的同时,也实现了情感的传递,进而温润心灵、启迪智慧,创造一个美好、自足的审美世界。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儿童文学?儿童文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该如何统一?儿童文学作家又该如何及时、恰切地描摹时代新变,回应童年需求,同时实现儿童文学自身的发展与突破?为此,《读者报》记者采访了舒辉波。

舒辉波是一位具有社会担当意识和悲悯情怀的儿童文学作家,也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儿童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创作过《秋水河》《剪刀石头布》《飞越天使街》《梦想是生命里的光》《天使的国》《彼岸的邀请》等多部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奖项。

小说《逐光的孩子》,以具有七年支教经历的优秀援教教师范献龙为原型,讲述大学生志愿者苏老师在湖北神农架乡村小学的支教经历,是一部对贫困山村儿童生存境遇与心灵图景、乡村教师的坚守与奉献、支教青年的精神救赎与人生价值等问题进行深度挖掘的教育扶贫题材儿童文学力作。

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李修文在深度品读《逐光的孩子》后,深切感受到作品弥漫着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和诗性精神。他认为这是近年来中国儿童文学的一部扛鼎之作。李修文表示,全书在丰富的生活质感和地域风情中跃动着舒辉波一颗诗意盎然的童心,关注当下孩子面临的现实困境、成长困惑以及生命中难以承受的疼痛,成为舒辉波创作中不变的精神底色,在一如既往的美学追求中,他也在尝试不断突破自我。

对于《逐光的孩子》获得第11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在接受《读者报》记者采访时,舒辉波谦逊地说:就写作者而言,能够写出一个好作品比获奖更重要。当作品真正完成以后,作者只能祝福它有好运气了。

 

谈及该作品的创作缘起,舒辉波说:首先源自于我个人的看见、听见和经历,这些年来,我确实被这样一群为乡村教育身体力行的人所打动;其次,刚好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的熊炽、谈炜萍、王雨婷老师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写一本这样的书。为了写这本书,我又用了半年的时间去做采访和准备,时间到了2018年的9月,我到北京师范大学读书,于是,安顿好了就从国庆节开始在鲁迅文学院写这本书,直到第二年的春天完成。我很怀念写这本书沉浸其中的感觉,十分美好。

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邱华栋曾表示:在这部舒辉波标志性作品中,独具魅力的叙事结构、充满诗性与哲思的语言、生动可感的细节,反映乡村教育者和山区孩子共同成长、一起走向光亮的过程,在当下的时代大背景下极富意义。

那么,书名中的逐光有何特殊的表达呢?对此,舒辉波解释道:小时候特别害怕黑暗——我想,每个孩子都是这样长大的——在暗夜里行走的时候总担心一回头就会看见鬼,不敢看,又忍不住想回头看,确认一下,身后是不是有鬼。这样的恐惧,其实一直伴随着我。我想,每个人一生中都有这样的艰难时刻,其实我们都是逐光的孩子。也许因为前方可以看见光,也许因为心里面有微光,所以,我们就有了勇气。有时,勇敢的逐光者,后来就真的成了光,或者说,成了别人眼中的光。

《逐光的孩子》的故事,从这名即将读研,因为女朋友严玲殉难在支教的山村,特地前来进行情感疗伤的大学生的视角展开。事实上,舒辉波在很多作品里都使用了第一人称,就比如前不久出版的新作《秋水河》。我比较喜欢这样的讲述。舒辉波坦言,当然,因作品而异,也会有其他人称或视角的叙事。首先当然不是自己的喜好,而是要为不同的作品选择最恰好的讲述者。对我来说,作为讲述者有个好处,那就是情感的真实和自然。叙述要有自己的腔调,要为文字注入自己的真生命,要使小说有自己的灵魂,我觉得需要真诚的态度和真实的情感。真诚我们轻易就说出口了,有些泛滥,但是,读者要在字里行间读到真正的真诚,并不是所有的文字都做得到。好的讲述者呈现出来的文字一定是饱含着讲述者真实的生命体验,真诚的人生情感。

评论家蔡家园说,《逐光的孩子》不是当下甜、薄、轻的时尚儿童文学书写风格,而呈现出苦、厚、重他不回避生活的困苦,而是从苦难中升腾出理想的光芒。它不是可口可乐,是营养丰富的牛奶,可以补。这是当下中国少年儿童非常需要的。其实,在舒辉波看来,不管是书写甜、薄、轻还是苦、厚、重,从文学本质来看,是没有区别的。只要是真正优秀的指向经典的写作,都是好的。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在《新千年文学备忘录》里还专门用一章来讲轻逸,有时我们的写作从技术上来讲,轻逸会有另外的艺术效果。目前很多儿童读物(我觉得应该是读物而不是文学),比较轻松搞笑,有太多的甜言蜜语,是为迎合市场和小读者的诉求而作,但是,我觉得那不是文学。真正指向经典的儿童文学,一定首先是真正的文学,而不仅仅只是故事。而文学一定包含着作者的思考,包含着他对人生和生命的体验,这样的作品是真诚而有生命的。这就是儿童文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舒辉波还强调,和成人读物不同的是,孩子是正在成长中的人,为孩子写作需要社会责任感,需要严肃、真诚地对待,毕竟你的文字可能正在影响一个人的长成。那些真诚而厚重,思想性与艺术性兼备的儿童文学作品,会塑造一个不一样的人。

11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品中,有小说、诗歌、童话、散文、科幻文学、幼儿文学等几大类,那么,它们之间有何相通之处呢?面对记者的这个提问,舒辉波表示:从文学层面上讲,应该只是体裁不同,内容上大都是求真向善,文学上都是诉诸审美的,都是包含着人类的普遍情感和智慧结晶的。它们的共同之处就是想象力,无论是小说、童话还是科幻,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在创作和阅读的时候,都是需要开启想象力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和加拿大著名作家阿特伍德的小说,其实好多都是科幻,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小说在我看来,其实也是童话。所以,在我心里更多的是好作品和坏作品的分别,而在读者心中,大概更多的是好看与不好看的分别。

当谈及未来的创作计划时,舒辉波依然很谦逊,他说:接下来我首先应该是学习,其次是教学,然后才是创作。我想今后在大量阅读的基础上,做更多的写作尝试,为自己的写作寻找更多的可能。我不想重复已有的别人的写作,更不想重复已有的自己的写作,但是,创新实在是太难,一个人很容易陷入一种习惯之中而不自知。我想做的是,一点一点地寻找不一样,一点一点地来尝试。在阅读、思考和写作中重塑自己。


来源丨读者报

编辑丨张小严肃

校对丨文平

审核丨谈炜萍

核发丨熊炽


 

责任编辑:张侨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