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儿童文学之花绚丽盛放

2020/12/23 16:39:07  来源:刘蓓蓓

   “社里还好吗?”这是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社长刘凯军今年和朋友见面时,最常被问候的一句话。

   “挺好的。”刘凯军的回复里,有感谢也有自信。虽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二十一世纪社一如既往保持了稳定增长的态势。

   观察今年二十一世纪社的发展亮点,有一类产品线表现尤为突出,那就是儿童文学。今年该社获得的各项大奖中,儿童文学占据了绝对优势。不仅社会效益突出,多部儿童文学作品市场表现也相当亮眼。

乘主题出版东风强品牌

   如果把少儿出版比作一艘船,如何在图书市场这个大海里乘风破浪,刘凯军认为,首当其冲的就是乘主题出版之风。

   二十一世纪社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主题出版,近年来更是切实感受到了主题出版这股东风对出版社品牌建设和市场培育的强大推动力。

   刘凯军具体分析,从出版社品牌建设来看,入选各类主题出版推荐或奖项的产品,能增强出版社的品牌影响。主题出版之风不仅吹开了姹紫嫣红的奖项,也吹绿了少儿阅读的广袤草原。刘凯军认为,在当下,出版紧扣时代主题,便是紧扣阅读市场。

   2019年度“中国好书”、2020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中宣部优秀青少年读物出版工程优秀作品……彭学军的《建座瓷窑送给你》是今年二十一世纪社的获奖大户,好评如潮。小说通过3个孩子校园和家庭生活的日常,展现了闻名于世的瓷都在新时代的变迁,以及变迁中人们如何艰难地寻找着传统与现代的契合点。据了解,这本书市场销售达到10万册,可谓叫好又叫座。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脱贫攻坚……围绕着今年的重要事件和时间节点,二十一世纪社从不同角度及时策划,相继推出高质之作。

   武汉籍儿童文学作家徐鲁创作的《一枝一叶总关情——2020年春天抗疫纪事》,饱蘸深情地书写了一线医护人员、科研人员和普通志愿者等极具代表性的群体的抗疫故事,作者用温情脉脉的文章和故事,为小读者送上光与暖、希望与信心、博爱与宽容。

   《荆棘丛中的微笑·小丛》是一部战争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讲述了在抗战背景下少年生存与成长的故事。2020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评价:作者力图通过虚构的文学故事与真实的历史事件相结合的方式,启发读者体会当代幸福安定的社会环境对少年儿童的成长意义。

   反映大山深处支教扶贫和留守儿童成长与梦想的长篇儿童小说《逐光的孩子》,以一名大学生支教教师苏老师的视角,讲述了其在鄂西山区蓝溪小学支教的经历,为当下儿童精神生命成长注入了正能量。

   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2020年“优秀现实题材文学出版工程”的《独龙江上的小学》,通过独龙族男孩阿鼎的学习和生活经历,描写了独龙江乡担当力卡山上“一师一校”小学及山村变迁的故事,以孩子的成长映射了民族的进步,展现了独龙族神秘的民族风情。

   2021年,二十一世纪社主题出版已经开始布局。刘凯军透露,明年下半年将推出徐鲁创作的以赣鄂边界幕阜山区生活为故事背景的《小菊的茶山》;报告文学作家曾散以“90后”乃至“00后”最具代表性的青年人群体为写作对象的《青春中国》(三部曲)也在创作中。

   此外,为献礼建党100周年、建军95周年,二十一世纪社将在明年特别推出“革命精神谱·红色故事书系”,以及空军题材长篇儿童文学、军旅作家张子影创作的《飞机楼》。

挖掘三代作家新意之作

   主题出版打头炮,其他儿童文学题材的开掘也不遗余力,由此才形成了二十一世纪社今年儿童文学板块的全面盛放,从非虚构、现实题材小说、精美散文到科普文学、少儿侦探、军事文学等类型小说,均有高质量作品以飨读者。

   现实主义题材是二十一世纪社儿童文学发展的核心。2020年该社全力打造的儿童文学优质品牌“麦田少年文学馆”,其中“故乡·童年——原创现实主义儿童文学书系”汇聚当下极具实力的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面向小学高年级以及初中的青少年读者,奉献了一套高品质的力作。

   作家深入不同时代、地域乡村儿童的生活,在书写童年中的欢欣与疼痛、生命与尊严、现实与梦想、身份认同与文化寻根等永恒母题的同时,将自然环境、民间习俗、历史传统以及人文精神等丰富内涵融进儿童的成长空间中,讲述具有民族文化特色和地域印痕的中国式童年故事,藉此唤起儿童对自身文化的认同,增强民族文化自信。

   除此之外,以韩开春的“少年与自然”系列、刘亮程的“大自然牧歌”系列为代表的科普文学,以八路的“精兵少年团”为代表的军事文学,以辫子姐姐作品系列、商晓娜“元气小米啦”为代表的校园文学,以徐然的“少年侦探贝奇”为代表的少儿推理文学等不同题材类型和形式的系列作品,形成了二十一世纪社各类儿童文学多元共生的发展面貌。

   枝繁叶茂的儿童文学大树,是得益于老中青三代作家与二十一世纪社的共同灌溉。

   刘凯军介绍,2020年,除了深度挖掘已有的重点作家产品线外,该社把目光聚焦在极具发展潜力的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身上,着力挖掘、扶持中青年作家,并耐心培育新人新作,形成了一个实力不俗的老中青三代作家发展梯次。

   这些作家目前都是儿童文学界各个领域的中坚力量和代表作家,他们的创作可谓缤纷旖旎、争奇斗艳,他们各有偏重、各擅胜场,共同构筑成二十一世纪社原创儿童文学板块的“高原”。

双线考核强化编辑根基

   创作《巴颜喀拉山的孩子》前,作家杨志军正在写作一部成人长篇小说,这时他收到了二十一世纪社编辑王雨婷发来的一封信,非常详细地列出了多条审读意见,并提炼出这篇小说里值得开掘的空间。这诱发了杨志军的怀旧情结,使得他转而投入了《巴颜喀拉山的孩子》的写作。

   在《一枝一叶总关情》的后记中,作家徐鲁写道,“真诚地感谢炜萍、雨婷这些年轻的编辑朋友,这本书,不是我一个人的‘作品’,而是我们这个团队的一份‘献礼’”。

   两位作家都提到的这位年轻编辑王雨婷,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学术水平和业务能力比较突出,参与编辑的图书屡获国家级奖项,因此被二十一世纪社聘为“独立编辑”。

   为了进一步发挥好骨干编辑的标杆作用,除了“独立编辑”外,二十一世纪社还分别设立了“首席编辑”“项目编辑”。

   刘凯军强烈意识到,编辑才是出版的根基,这是由出版企业属性所决定的,无论营销发行做得多优秀都不应弱化编辑的主体地位。

   图书市场的激烈竞争使得发行的重要性凸显,编辑的地位和声音常常会受到挤压和弱化,在业内,发行收入高于编辑的情况还比较普遍。近年来,二十一世纪社修改绩效奖励办法扭转了这一状况,刘凯军说,可以明显感受到编辑尤其是年轻编辑自信心和编辑力得到了提升,今年该社许多优秀图书都是出自年轻编辑之手。

   之所以设立“首席编辑”“项目编辑”“独立编辑”3个非职务性的头衔,刘凯军认为,是因为在传统的晋升机制中,效益与职位成正比关系,这也导致很多技术标兵为了实现自身的进步,转型做管理岗或加入领导层。

   而在现代化的企业管理机制中,尤其是当下大型互联网公司中,都采取管理岗和业务岗双线平行考核的机制,即管理岗和技术岗均制定相应的层级,技术做得好的薪酬和收入不会比管理层要低。

   这种考核机制不仅鼓励适合的人去做适合的事,也有利于行业顶尖技术精英的培养。“我们要让能干事的有舞台,干成事的有奖台,让激励的效果落到实处。”刘凯军如此强调。

   回到本文开头。

   在第一句话“挺好的?”之后,刘凯军第二句最常被问到的是“挺难的?”。

   “是挺难的。”刘凯军坦诚,不过,还是走过来了。

   今年二十一世纪社将优秀经销商大会的主题定为“信心21”,一语双关,相信二十一世纪社的力量,相信2021年会更好。


本文刊登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20年12月18日08版

编辑 | 刘莺倩

审核 | 黄帆

核发 | 刘凯军

责任编辑:刘莺倩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