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好书热评

曹刚丨难得一见的当代觉醒的少年——读《天使的国》

2019/11/27 9:05:54  来源:本站

    四年级,花儿一样的年段,美好的少年时光。本应在父母呵护、同学友爱里长大的女孩,因为母亲的猝然离世,开始另一种生活——
    从此不再有妈妈的拥抱……

    用沉默与遗忘将悲伤装进心中。
    经常地,一个人在睡梦中像溺水一样地挣扎,惊醒,眼角噙满冰冷的泪水。
    不知道如何应对第一次生理期,无法独自穿越信号灯过马路;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在日记里,虚构另一个与她同在的勇敢女孩——“安琪”。
    包括他的父亲,因为沉浸在过分的悲痛与自责中,酗酒,呆滞,混乱,内心充溢着复仇的怨。
    恐惧,痛苦,无助,不知所措。
    这是死亡带给人的巨大威胁与苦难。
    死亡,这一人类生灵无一例外都要面对的生命终极。
    如何面对死亡,是需要学习的。诚如面对人生,面对苦难,我们都要学习并且从中觉知到如何通往“更好的世界”一样。死亡,更是。子曰:“未知生,焉知死。”然而,事实上,恐怕更当是“未知死,焉知生”。
    这是每一个人,无论大人,孩子,都当探问的命题。
    当然,探问死亡的路是难的。即便对成人都难,更何况对花季的少年。
    好在良好的家庭教育,亦如其名字“安琪”,当真得到圣母的恩典。关键的时刻,女孩听见自己心灵的声音;于是,犹如天使一般的灵魂“安琪”跟她说:“向前走。”
    不要陷入悲伤的往事里,唯有断喝,唯有“开口唱”才能斩断回忆。
    “做决断要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如果想做,就果断地去做,如果去做,就全力以赴!”


    进入初中,陈千一出现了。
    她们是同桌。千一率真,坦诚;安琪懂事,聪慧。
    因为千一与安琪有着相似“无助”的经历,所以,她喜欢安琪,也懂她。
    藉由心灵相契的友谊,安琪开始学习正视母亲的死。
    她们在阅读与电影的更广大的世界里,看见别人的伤与痛:同样的苦难与悲伤,甚至周遭的环境比之现实更恶劣与糟糕;每一个少年都有着自己的彷徨与忧伤。于是书籍和电影成了“疗伤的药”,因为友情这剂药引,安琪渐渐明白,苦难是生命的养分,裂痕里能生出光。
    就此,从本能的逃避,她开始面对。在心里,她为母亲建起了一座“惠兰博物馆”,通过清晰的追忆以沉淀,通过讲述与写作直面和超越:在过往的记忆里寻找生命里的光。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博物馆”,通过记忆建立与死者的连结,因为心灵与爱,因为回忆与写作,安琪找到了人类超越生死与时空的方式;进而通过行动,自觉经历母亲走过的道路,像妈妈一样,勇敢地担荷起作为家庭成员理当承担的责任,以“一肩挑”的使命与担当,为挽救父亲,深入到“另一个”世界,看见更广阔的人生,从而,迈向生命的自觉与自由。


    这是《天使的国》,相较同类作品,面对苦难与死亡,而抵达到的精神高位。
    作者通过安琪与千一两位少年形象,让我们窥见当代中国都市少年,生命的觉知力与可贵的行动力可能实现的境地。她们不再是传统校园小说里“优秀”的学生或落难的“公主”;她们在现实中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再仅仅是校园生活、家庭矛盾、情感关系等。她们,有其自身的精神生命,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她们精神与思维逐渐清晰、清醒,有觉察,有判断,有行动。最重要的是,她们的觉察与行动归源于自己的心灵与独立思想,且通往生命本当指向的光与自由。
    她们身上的故事,不仅仅是一场变故,或者说死亡,在笔者看来,作家苦心孤诣的创作是希冀,藉由生命最深沉的叩击——死亡(尽管其他方式,相信作家依然能够实现之),试图引起读者的关注与观照,从而指引这个时代的少年及广大读者,不惧现实的阴晦,而能看见晦暗里本有的生命之光。退缩与逃避,是人类面对恐惧与苦难的本能反应。然而,如此引来的,除了遗忘与更深的恐惧外,或是更大的忧伤。可以做的,是正视与接纳,并在此过程中,看见更深的生命奥义——将生命里的“负号”通过“转”而“化”为生命的“正号”。
    诚如故事里的安琪,因为母亲的死亡,而在死亡的怀念里学会了通过建立“蕙兰博物馆”与写作,找到超越死亡的路径;在智慧的行动与勇敢的“追寻”里,看到另一个世界,苦难的另一种形式,现实的更深的逼仄,进而生出发于心的怜悯,同情与爱。
    同样,在千一的故事里,一个初一少年,竟然通过假期在咖啡店打工而攒到3800元,在“儿童节”作为送给父亲问诊的药费。她们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觉察地理解到生命本身更广大的爱、憎、贪、痴,并在蕴藏着人类世界普遍精神的“书籍”与“电影”里,探寻到了拯救自身个体的出路与路径——她们是通过自我教育,找到了自由之路。有意思的是,这种“发现”,恰恰在于回避了当下现实世界里学校与家长对学生与儿童高密度地过分关注,因为在安琪与千一两个家庭里,这种“关注”正好暂时缺失。
    我想,上述或是作家藉由《天使的国》的创作,希望读者领受的。妈妈的国,辽阔而深沉,三十三岁的生命,很短暂,但留给身边人的记忆温暖而美丽,就像妈妈的笑。爸爸的国,太小了,只能装得下妈妈,那其中是狭隘与局限,是未经觉察的人生,缺失责任与大气象。幸运的是,安琪,通过看见“死亡”,更深地理解了妈妈,懂得了妈妈,从而也自觉地承继了妈妈。在此后的日子,像妈妈一样,善良、智慧、担当、能干、勇敢地行动。从此,她的生命里,不仅仅流淌着妈妈的血液,还真正流进了妈妈的精神,妈妈的品格。——妈妈,在她身上,由此得到了“永生”。
她,安琪,因为苦难与死亡,觉知生命本身,进而开拓自身生命:成为“难得一见”的觉醒了的“当代少年”。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当代的故事,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少年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人本身藉由死亡,看见生命,并由此成全自身生命的故事。

作者简介:曹刚,任教于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树人学校,全国“百班千人”读写计划导师。先后获第七届全国初中语文教师基本功展评一等奖、南京市五一创新能手、南京市语文优质课评比一等奖。

   《天使的国》是“舒辉波生命成长系列”中最新一部精品力作,于2019年11月隆重出版,曾荣获首届“中文原创YA文学奖”年度大奖。
   作品讲述了吴安琪和陈千一两个女孩悲欣交集的成长故事,通过少女的视角展现了面对亲人死亡的煎熬与最终的超脱,使读者体会人性的复杂与世态的炎凉,感受生活的美好和富饶。
目前“舒辉波生命成长系列”已出版《地下河》《秋水河的秘密》《天使的国》等作品,十二月初将推出《彼岸的邀请》(三册),明年四月份还会陆续推出《心里住着好大的孤单》《45°的忧伤》等作品以飨读者。


 

责任编辑:刘莺倩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