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社动态

虚实相济,有无相生

——论《鬼娃子》中的梦幻与现实

2019/2/13 16:38:33  来源:李纲

    长篇小说《鬼娃子》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董宏猷继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及“五个一工程”奖获奖作品《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之后,在“梦幻现实主义”文学领域又一次全新开拓。在这部作品中,作者不仅展现了自己对于“梦幻现实主义”内涵的进一步思考,在作品的艺术表现形态上也进行了富有创意的探索。
    在《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中,作者运用富有童心的想象力,用一百个儿童的梦境对广阔的现实生活进行了具有梦幻色彩的描绘,从而使作品呈现出一种亦真亦幻,梦想与现实交错的美学风貌,《鬼娃子》显然延续了这种美学风貌。在作品中,有一个叫作“迷魂林”的神秘森林。这片森林坐落在大山深处,里面生活着很多珍奇的生灵,例如白虎、毛人,许多在《山海经》里记录的林木,甚至还有《楚辞》中的山鬼。作为一个通过幻想建构起来的神秘场域,迷魂林与现实世界之间存在着清晰的边界。水波一样漾动的月光到了迷魂林边,就会如同刀切一般突然消失了。所有那些贸然闯入迷魂林的人,都会像一粒盐花掉入水中一样,悄无声息地不见了踪影。人类要想进入这片神秘的森林,唯一的路径就是梦。除了主人公彭春儿能够每晚在梦中进入神秘林之外,普通人如果吃下神奇的“梦枣”,也能顺利地进入这片神秘的森林。正是迷魂林的存在以及进入迷魂林的奇特路径,使得《鬼娃子》具有了鲜明的梦幻风格。
    然而,《鬼娃子》和《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也有着显而易见的区别。《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由一百个梦境组成,这些梦境虽然脱胎于现实,但梦境本身是无法对现实产生直接影响的,梦境里出现的事物也不可能溢出到现实生活之中。《鬼娃子》则不同。《鬼娃子》里的梦幻世界不仅与现实世界存在着密切的交集,而且还经常可以对现实世界施加重要的影响。例如春儿却可以通过梦境将在神秘林采集到植物带出林外,当三毛身负重伤急需龙骨草疗伤时,迷魂林中的居民又慷慨地献出了珍贵的药草。田老师也是得益于在迷魂林中与毛人的交流,才了解了神秘林的奥秘,搜集了大量的资料证据,从而有效地阻止了对神秘林的林业开发。当春儿陷入绑匪之手后,这些毛人甚至能够利用遍布全球的地下孔洞,准确地嗅到春儿在深山中洞的气息,从而帮助警方顺利地解救了春儿。
    梦幻对现实的影响是贯穿《鬼娃子》的重要主题,这一主题也反映出作者对于梦幻与现实之间关系的深刻思考。董宏猷是一个主张“不虚美,不隐恶”的作家。他早年曾经自述:“我给孩子们的不是一个单纯的美丽世界,而是既有彩虹又有风雨的世界和人生。”而在《鬼娃子》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作者的创作理念已经悄然地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他不但要向儿童读者真实地展现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更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为孩子们插上幻想的翅膀,激励他们以梦为马,积极地改变世界。在作品中,迷魂林是一个体现了善和美的世外桃源,但是,迷魂林之外的世界现实的世界却难称美好。原始森林的林业资源遭到破坏性的砍伐,整个生态系统几乎崩溃;地皮恶霸横行乡里,肆意践踏学校与教师的尊严;部分不法之徒丧尽天良,在利益的趋势下大肆盗猎盗卖珍惜野生动物。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是,我们同样看到,尽管饱受他人的非议与嘲笑,春儿却始终坚定地相信迷魂林的存在,而且,也正是在春儿的坚持与感召之下,秀儿、田老师、李鹞子,甚至包括迷途知返的三毛,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迷魂林的存在,并且积极地投入到保护迷魂林的事业当中。的确,我们身处的世界并不完美,然而,也正因为这个世界不够完美,所以我们才越发需要文学,越发需要在想象的空间中创造出的一个至善唯美的幻想世界,为孩子提供正确的指引,为人类指明未来的方向。
    为了让读者更清楚地辨识出《鬼娃子》中梦幻与现实这两个世界的对比与互动,作者在文本的表现形态上也颇下了一番功夫。《鬼娃子》采用了当代中国儿童文学中较少使用的双线叙事结构。作品一边以春儿的经历为线索,为读者讲述了围绕着迷魂林展开的富有梦幻色彩的故事,同时又以三毛的经历为线索,向读者展示了现实世界的人间百态与沧桑世故。为了强化两个世界之间的区别,作者还特意在这两条叙事线索中使用截然不同的语言风格。在讲述梦幻一线的故事时,作者使用了大量的叠字,长句,运用了包括对仗,排比在内的多种修辞手法,通过明显有别于日常生活语境的诗意语言,为故事营造出一种富有陌生化色彩的梦幻意境。而在讲述现实一线的故事时,作者则大量地使用短句,刻意回避了对任何修辞手法的使用,始终在用简朴干练的语言表现现实生活本身所拥有的粗砺质感。尤为难得是的,无论哪种语言风格,作者都能信手拈来,切换自如,这种语言运用上的收放自如也体现了作者深厚的语言功底。
    梦幻与现实的交叠使得《鬼娃子》具有了“虚实相济”的美学特征,而作品梦幻与现实的互动又使文本呈现出“有无相成”的思辨意味。相信这部形式别具一格,内涵丰厚隽永的作品一定能够为儿童读者提供有益于成长的给养,同时为中国的幻想文学创作提供若干有益的启示。
 
 
作者:李纲,文学博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儿童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副主任
原载于《出版人》2018年第11期

责任编辑:魏佳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