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社动态

“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

——董宏猷《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创意性

2016/12/21 16:15:08  来源:本站

  将近30年前,作为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的“新潮儿童文学丛书”之一种,董宏猷出版了40万字的《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短篇叙事,长篇架构,主线就是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想。董宏猷一梦三十年,又为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创作了《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令人感受到了作家执着的艺术追求精神。
  好的儿童文学创作必有好的创意。三十年前,董宏猷抒写儿童的梦想,三十年后,依然孜孜以求地继续这一艺术探索,已然打造出了儿童文学创作中绝无仅有的艺术表现形式。鲁迅曾用“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来评价自己的《狂人日记》等作品,我以为,这也可以借用来说明董宏猷的表现孩子的梦想的这两部著作的创新性。
  《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表现的深切”,主要表现在作家站在儿童本位的立场,对孩子的生活和命运的发自灵魂深处的关切。《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正如作家在《后记》中所言,“我们看到了天翻地覆般的历史巨变,同时,也感受到了转型变革中的疼痛与创伤。中国梦一点也不回避矛盾、疼痛与苦难。”作家写农村的留守儿童的孤独(《爸爸机,妈妈机》),写城里的应试儿童的快乐被父母安排的各种培优班所剥夺(《我要快乐》),写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子弟生活的艰辛(《小小铁骑军》),写父母离异的孩子,对爸爸的无望的思念和依恋(《每颗星星都有一个爸爸》),作品的这些表现无不让人唏嘘感叹之后,对这个时代的问题,对我们成人造成的童年生存状况进行反思。
  阅读《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最吸引、触动甚至震撼我的,是它的艺术表现的“格式的特别”。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高洪波在为《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作序时,将这部著作的创作方式,“姑且称作梦幻现实主义”。在我的感受里,“梦幻现实主义”一语,揭示了董宏猷的“格式的特别”的具体内涵。
  与创作《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相似,董宏猷以“梦幻”作为《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长篇架构的粘接剂,以现实关照作为全部作品的创作出发点。如果细读作品,会发现作家笔下的“梦幻”,并不是纯然生理意义上的梦境,而是作家将生理的梦境与现实生活融合为一体,所再造出的“第二”梦境。比如《每颗星星都有一个爸爸》,写的是四岁的帅帅,在父母离异之后,一直跟着妈妈生活,因为在幼儿园做了《爸爸去哪里》的游戏,“回家哭着问妈妈,我怎么没有爸爸呀?爸爸在哪里呀?”妈妈告诉他,“爸爸在另外一个星球上”,于是,帅帅晚上做了一个梦。在帅帅的梦里,他遇到一个小天使,与小天使对话,在天使的帮助下长出翅膀,飞上星空,这一梦境显然是生理的梦境,而不是现实生活的表现,可是,当帅帅飞上星空,遇到亮亮的爸爸,作品写道,“亮亮被车撞伤了。好长时间没来上学了。亮亮的妈妈在菜市场卖菜,很早很早就要起来。没有人送亮亮上学。他总是一个人走着上学。不久前,天很早,也很黑,下着雨,亮亮一个人打着伞去上学。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小汽车开了过来,亮亮被车撞到了”,“亮亮的爸爸,我要告诉你啊,亮亮被车撞了,你快去看看他吧”。梦境中的这一表现,则不是纯然生理的梦境,而是写实的现实生活。董宏猷采用生理的梦境与现实生活相融合的手法,关照儿童的现实生活和愿望,营造出特殊的艺术情境,收到了特有的艺术审美效果。
  《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一百故事,个个都要写“梦”,弄得不好,就容易造成千篇一律这种单调,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但是,董宏猷较好地处理了这一问题,使这部作品变成了丰富的写作、丰富的阅读。
  我认为,《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丰富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是作家的大视野。由于作家具有丰富的生活底蕴和广博的知识储备,所以创作这部作品有点“百科全书”式写作的味道。从古代到现代,从中国到外国,从城市到乡村,从历史到地理,从音乐到绘画……几乎是无所不包。我感到,阅读《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是一种通识性阅读,在这一点上,董宏猷的这部作品为儿童文学创作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绩。
  作家的大视野不仅表现在作品整体的题材的丰富性和领域的开阔度上,而且也表现在很多具体作品的想象力的信马由繮、纵横驰骋上。比如,《穿越<清明上河图>》的现实与历史之间的穿越,《牛顿给乔布斯打电话》里的“巴尔扎克的咖啡/怎么就倒进了/马克·吐温的密西西比河/牛顿给乔布斯打电话/喂!你的苹果被谁/咬了一口”,都为读者提供了开阔的艺术想象空间。
  《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丰富性的另一个方面是跨文体写作。这也就是高洪波所指出的,董宏猷“不仅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也是一位诗人、散文家、报告文学作家、剧作家、书法家、摄影家。难能可贵的是,他把这多种能力、多种方法融会贯通,经多年摸索,创造出独具董氏风格的文体。”这一文体的特点是将童话、散文、诗歌、歌词、报告文学、影视表现等诸多文体元素渗透、融合在小说写作之中,唤起了读者丰富的审美阅读体验。
  儿童文学应该是追求创意的文学。董宏猷的《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以其“格式的特别”这一创意,对探究儿童文学的艺术表现的可能性做出了十分独特而重要的贡献。
 
朱自强

责任编辑:魏佳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