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社动态

汤莎比较研究的里程碑——在《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出版座谈会上的主持词

——在《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出版座谈会上的主持词

2016/12/21 16:10:58  来源:本站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同志们,今天我们因为伟大的戏剧家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相聚在这里,因为一本研究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著作相聚在这里。
  去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英国伦敦市政厅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讲到,2016年是中国汤显祖、英国莎士比亚两位伟大的戏剧家、文学家逝世400周年,他倡议中英两国共同纪念这两位文学巨匠,以增进中英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增进中英两国文化的交流,为中英两国关系进入黄金时代增添新的篇章。正是在习近平主席的推动下,今年中英两国文学界、戏剧界、史学界掀起了纪念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的系列活动。
  在这么一个浪潮中,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以强烈的文化意识、文化自信,敏锐的机遇意识、政治意识和和策划意识,积极跟进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策划推出了《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这部重量级的学术著作,丰富了纪念汤圣、莎翁系列活动的内容,填补了国内汤莎比较研究的空白,具有汤莎比较研究的里程碑意义。在这部书的成书过程当中,作者李建军先生再一次表现出他作为当代重要的文学评论家深厚的学术修养和高贵的学术品德。
  《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一书将东西方两位文学巨匠进行比较研究,它不仅仅加深了中英两国文化界的交流,而且开拓了人类的文学视野。为什么使用 “人类”这么一个庄严的话题呢?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个全新的概念——“人类共同价值”。人类是有共同价值的,在汤显祖、在莎士比亚的著作中,他们所表现出的对公平、正义、平等、自由的追求,显示出人类共同价值理性与激情的光芒。因此我们今天相聚在一起,我们探讨李建军先生的新著,我们评价莎士比亚与汤显祖的比较研究,对于我们一起更加深刻地理解人类共同价值,我想一定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
  张秋林先生在开场致辞中向大家讲述、报告了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之所以策划、推出《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这本书的意图与追求。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是一个负责任的出版社,张秋林先生是一位知名的负责任的出版家,正如他所说,在这么一个有着前所未有的文化自信的时代,我们应当用理性与激情向历史、向东西方文化巨匠,用专著的方式致敬。让我们再一次对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成功推出《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这部新著表示热烈的祝贺。
  邹自振先生刚才为我们做了很有学术深度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向我们历数了把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进行比较研究这一学术演进过程中日本青木正儿、中国学者徐朔方先生和美国学者伯奇先生做出的学术贡献。他得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他认为以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为契机,汤学研究、莎学研究,汤学莎学比较研究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历史契机。我对于他的判断是赞同的。因为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宏大的主题下,对东西方文学巨匠的比较研究,对于我们理解人类共同价值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这里我还想讲到一个很宏大的主题,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七·一”重要讲话中讲到,中国要牢牢占据人类道义的制高点。在这个人类道义的制高点上,一定闪烁着东方汤显祖、西方莎士比亚他们美好的理想追求。因此我们的研究可以有一个更宽广的视野,它必然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契机。
  陈歆耕先生激情洋溢的演讲给我们提出一个十分重要的学术视角,这就是他提出不同民族的文学作品在转译的过程中,再经典的作品也会由于转译而出现不同的解读。因此,李建军先生这本书他只论异同,不论高下,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研究视角,消除了转译过程中不同理解带来的偏差。这个话题是非常有意义和价值的。陈先生对李建军先生的人格,对李建军先生的治学风格,对李建军先生在这本书中所表现出的有卓见、有文才、有激情、有担当的文学品格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使我们熟悉李建军先生或者不熟悉李建军先生的学者们都走近了李建军先生的心灵世界。我想起李建军先生引用歌德的一句话——“让我们一起欣赏银盘子里的金橘子”。
  邢小利先生深刻而又充满真情的演讲从七个方面评述了李建军先生的新著。其中最引起我兴趣的是,他对这本书有一个比喻,有一个定义。这就是——“这是一部交响乐式的书”,它讲述了文学和文学以外许多重要的问题。这是什么问题呢?我沿着邢小利先生的发言,我注意到他指出了李建军先生的这本书是文学、文化、文明的交响。我特别欣赏他对李建军先生这本书的一个评价——这本书具有强烈的现实性和未来性。我有同感。我读到李建军先生对汤翁、莎翁那种自由主义的低调的人生哲学态度的时候,我就想起今天的极简主义,想到今天的生态主义,就想到今天我们要远离利益的诱惑来保持知识分子的精神人格的问题。
  郝雨先生的精彩演讲,客观而又热情地评价了李建军先生新著的学术价值。他指出,在这种评论类的学术著作中,许多作者的写作要么是居高临的,要么是完全仰视的,要么是完全隔膜的,因此他们的著作很难完整、准确地对原著进行解读,很难对原著作者的人文精神、人文情怀予以解读。而李建军先生这本书在整个写作过程当中,在他的字里行间,我们可以强烈感受到李先生认真研读原著,并且与原著的作者进行心语的交流。正因为有了这种心语的交流,才有可能理解原著,才可能准确阐释原著,才有可能进行东西方文化准确的比较,才能使李建军先生的这本书能够对400年来在汤学、莎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行再认识、再评论、再评判,成为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比较研究的重要著作。
  王兆胜先生的精彩演讲是从李建军先生的人格和治学态度出发,“以情感编织天地文章”为题来肯定这本书,赞美这本书,并且指出这本书对于今天的启迪意义和示范意义。我是个经济学工作者,我对王兆胜先生使用的经济学的概念非常有兴趣。当前中国经济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去产能”,因为严重的产能过剩。而严重的产能过剩是由僵尸企业,也就是失去市场竞争力、生命力的企业制造的,所以去产能的关键就是要破产清算一批僵尸企业。王兆胜先生指出,在当今的文学评论界,抄袭成风,不讲质量,不讲基本的学术规范,照搬照套所谓的新鲜概念进行僵尸式的研究,这种僵尸式的研究应当向经济领域去产能、破产清算僵尸企业那样予以清理,这样我们的文学评论界,这样我们的文化界才能够清新起来,才能朝气蓬勃起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李建军先生的研究是具有投枪匕首、惊醒、震撼的力量与意义的。
  刘平先生在演讲的过程中不仅评价了李建军先生的治学态度和这本书的学术成就,更重要的是他深化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命题,这就是汤显祖为什么没有“走出去”。汤显祖“走出去”并不是因为汤显祖的艺术创作成就低于莎士比亚而没有“走出去”,也许他所涉及的问题要追究到我们的体制,追究到我们对传统文化的认识,要追究到当代我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制度,也许我们还需要有更加深刻的认识才能够回答清楚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样,李建军先生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通过比较研究的办法使人们看到了汤翁与莎翁之间的共同之处,看到了东西方文化可交流、可比较之处,从而为“走出去”打开了一扇窗户。
  李兆忠先生的演讲已经超出了李建军先生新著的范围,他在更加宏观、更加广大的学术事业中就当前文学评论、当前文史哲研究,就当前人文科学发展的问题发表了一个有着强烈忧患意识的演讲。这就是我们当前在会通方面存在着两个严重的问题,一个是古今断层,一个是中西混淆。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是无法实现会通,无法产生大家,无法产生高品位严肃的学术著作的。正是在这么一个宏大的背景下,我们来看李建军,来看《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这本书,当我们看到参考文献188本这个数量的时候,我们被学术严肃的追求感动了,震撼了。李建军先生他是穿透中西混淆,打破古今断层一个值得我们学习的有示范意义的榜样和学者。李兆忠先生刚才讲到一个故事,几年前李建军先生的一本很重要的著作出版,没有开出版座谈会。今天是李建军先生的著作第一次召开专门的学术出版座谈会,这件事情又让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做成了,因此我认为要向这么一个优秀的作者和这样一个对优秀作者负责任的优秀的出版社表示我们由衷的敬意。
  赵勇先生在演讲中有一个很精彩的地方,他提出了两个命题:一个是李建军的治学风格,一个是李建军的批评风格。我概括赵勇先生的演讲,李建军先生的治学风格至少有一条是十分突出的,这就是:研读原著,言必有据;对前期研究成果几乎一网打尽,总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看得更深。第二,李建军先生的治学风格。作为一个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评论家,他注重人与文的统一,注重伦理尺度,他的评论充满正义,有一种斩钉截铁的道德力度。
  仵埂先生在演讲中说了一段很有文学性的诗一般的话。我们这代作家、评论家所处的时代是伟大的,从而使我们有了更多的可能去理解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一束强光打在历史的天幕上,照射出汤显祖、莎士比亚的光芒。苦难和曲折是作家与文学评论家的财富。我们这代人经历了左的思潮甚嚣尘上,党的事业遭受曲折,在曲折中前进的过程。我们经历了改革开放的伟大转折,我们也处在邓小平同志所说的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战争的状态之中。所有这些对于我们理解汤显祖、理解莎士比亚是有意义的,是有价值的。莎士比亚对金钱拜物主义尖锐的批判,汤显祖在《邯郸记》中对儒生在封建光彩中的臣服,对封建专制主义的批判和揭露,今天在我们心中都有强烈的震撼力量。李建军先生就是以这么一种深刻的理解进入到了这本书的评论和创作之中。谢谢仵埂作为他青年时代的朋友对他的理解。
  陈定家先生的演讲精彩之处和陈歆耕先生一样,都有一个独特的视角,就是从语言学上评价李建军先生的创作风格、评论风格。他重复了李建军先生的一个重要观点——文学之美首在语言,而汉语之韵致不可移译。这种对文学之美的追求,使李建军先生的文风有一种特别的韵致。我们在《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这本书中可以感受到李建军先生语言的魅力。这种魅力就是有着优美的文字,很有审美情趣。
  石雷女士在她十分专业的演讲中阐释了李建军先生在这本新著中一个重要的研究风格,这就是知人论世。如果不知人,不知人所处的时代,就文本说文本,我们是理解不了《牡丹亭》的,是理解不了杜丽娘因爱而死,因爱而生的故事设计的。如果不了解都铎时代,我们读不懂莎士比亚。我们不理解晚明那么一个最黑暗的时代中,中国资本主义萌芽,事实上已经开始萌发,从而冲破封建专制主义的人文追求已经开始的背景,我们也很难读懂汤显祖。李建军先生之所以可以知人论世,正如他的许多同事所说,他有非常厚实的史学修养,正是这种修养支撑着他的研究,比人更高一招,在中国文学评论界站在制高点上。
  海飞先生站在出版家的角度高度评价了李建军先生的新著,评价了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他认为这本书是对汤圣、莎翁最新解读,最现代化的解读,是向世界文学高峰致敬的杰出之作。他高度评价了张秋林先生和他领导的出版社善于把握时机,拥有国际视野,富有担当的精神状态和出版抱负。海飞先生的发言使我们非常感动,而且给我们展示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前景,这就是他以出版界的权威人士做了一个判断,这本书将是一个可以得大奖的书,让我们一起期待着这个大奖来到我们面前,来到李建军先生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中间。
  这本书究竟怎么产生的,书的作者是抱着怎样的情怀在四个月的时间里创作出这本书的?面对大家的评论,有怎样的看法和想法?李建军先生刚才的演讲让我们进一步理解了李建军先生,让我们心中对李建军先生有了更多的敬重和尊敬。李建军先生讲述他这本书的写作有三点感受,使我们深深感动,体现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在中国社会转型期间一种特别的美学追求、理想追求。第一,要很本分、很老实地做学问。认真研读原著,言之有据。第二,李建军先生说要好好说家常话。真理是朴素的,真理是明了的,那种僵尸式的研究才需要抄袭,才需要搬弄、玩弄各种概念,真正的学术研究是用家常话来表达的,使人们可以读懂,使人们可以从中汲取真理、力量的表述方式。第三,李先生在创作这部著作的过程中,他心中常常有一种焦虑,有一种痛苦,当然他也充满着希望。他总想找一面镜子、点一盏灯,让我们看清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发生的问题,希望在哪里,出路在哪里,前途在哪里。这么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和知识分子的责任感是非常宝贵的。
  通过这次座谈,大家一致认为,这本书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的出版活动构成了今年汤翁、莎翁研究热浪潮中一朵澎湃、绚丽的浪花。大家对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和作者李建军先生取得的成就表示热烈的祝贺。大家在评论中一致认为,这本书自日本学者青木正儿提出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比较研究的课题以来,是研究最深入、研究最深刻,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部学术著作。
  大家一致认为作者李建军先生是当代文学评论界一个重量级、站在最前沿的一个优秀的评论家。他对中西文化的贯通,他对古今文化的通览,使他具有会通的学术品质和学术能力。作者李建军先生在这本书的创作中,用“燃烧自己”的方式,充分调动深厚的学养储备,认真研读作品,参考书目达188种之多。以认真本分的态度来创作这样厚重的学术著作,在今天抄袭成风、照搬照抄西方概念进行僵尸式研究的情况下,尤其难能可贵。李建军先生的学术水平和写作态度,使这本书成为中国学术界不可多得的一本好书,是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比较研究过程中一本不可多得的学术著作。
  在发言中,大家一致认为,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虽然是一家以少儿图书出版为主业的出版单位,但是张秋林社长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始终坚持正确的出版方向,始终坚持强烈的责任担当,始终保持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重大问题的敏锐性,在重大选题上从不缺席,并且在策划过程中显示出一种宽广的国际视野,显示出一种讲述中国故事的高超能力。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此次出版《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是继近年来推出《瓷上中国》《千古悲催帝王侯——海昏侯刘贺的前世今生》之后,将在国内出版界再一次引起轰动的重大出版物。
  大家一致提出,中国文化要走出去,中国传统文化要予以传承,我们应当更加自觉、更加自信为实现这么一个宏大的任务而共同努力。
 
(江西省政协常委,江西社科院原院长、研究员 汪玉琦)

责任编辑:魏佳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