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社动态

穿越历史云雾的阳光

——读《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

2016/12/21 16:02:09  来源:本站

  在读《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过程中,我常常情不自禁地赞叹:写得真好!读完后我冷静地梳理自己的思绪,扪心自问:是哪些地方触动了我,让我从内心深处生出这样的感喟?我发现,作者极为开阔的精神视野和睿智的史识以及烛照研究对象的心量,是最令我赞叹的地方。仿佛于一瞬间,我触摸到作者的神灵妙处,看见了开在高高悬崖上那朵绚丽的精神之花。尽管作者李建军过去跟我如此熟稔,我也细细阅读过他的几个评论集,也写过关于他的批评的文章,知道他的价值取向与精神维度。但读完该著,却又似乎重新发现了另一个李建军。这一点让我惊讶。
  这本书里,也许因为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伟大,逼使研究者也要与巨人一般,站在他们的对面与之对视。当然,这种对视,能映照出研究者的格局,能称出研究者的心量,故当作者在梳理研究历史并在度量历史人物时,令人喜悦地看到,作者业已具有的磅礴的精神气象。这种阅读感受,不是一般性的阅读快感,而是被思想的锋芒、磅礴的情感和妥贴出色的修辞所点燃与征服的狂喜。
  李建军是一个有着纯正价值理想的人。正因为这样,在对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研究中,他获得了一个坚实的立足点。同时,因为作者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对中国社会的动荡变迁有着亲历感受。这样一个孕育着历史转向的大时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造就一个大学者大作家的时代。古老中国近百年来的动荡变迁,如此“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于一个思想者来说,其深厚的精神背景,必有壮丽苦难的历史所打上的浓重投影,这些地方,都为作者理解汤显祖和莎士比亚,提供了绝佳的契机,并赋予了这个时代的思想者以烛照历史人物的亮光。只要他坚守自己的节操良知,自觉承担民族大义而又认真思索,那么,对他而言,这个时代就是一片丰盈的沃土。
  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去世整整400年,这400年的接受史,也是一部曲折有趣的大戏。他们像两座大山,横亘在后来者面前,让你翻越并做出评判,也如同镜子一般照亮了后来者的面目。李建军亦是众多后来者之一,毫无疑问,摆在李建军面前的汤显祖和莎士比亚,以及400年来对两位所做评判的文学家、学问家,也成为李建军烛照的对象。作者从人类前行的方向和纵深的历史里获取天火,将这一束光亮打过去,历史一下子便亮堂起来,芸芸人物清晰地辉映在天幕上。作为伟大的戏剧家,无论是莎士比亚还是汤显祖,当然也都难脱其局限性,一个时代也有这个时代的局限。但天才就在于他的超越,他们天然地秉持着人类通向未来的美好情愫,并有能力将这稀世珍宝镶嵌进自己的作品里,传递给后人。他的局限仅仅映照出他那个时代所可能达到的高度,或可能采取的艺术手段。
  法国从18世纪的启蒙主义时期,到19世纪,从伏尔泰、斯达尔夫人、夏多布里昂到司汤达和雨果,对莎士比亚的评价,其立场有着鲜明的分野。有人对这样伟大的戏剧家充满偏见,而有的人却能一下子被深深迷住?如前所述,莎士比亚也是一面镜子,照出了研究者自身的局限和精神视阀。
  本书作者正是站在一个时代深处去体察两个伟大作家与时代的碰撞,比如他精彩分析了伏尔泰这个启蒙主义大师,为什么竟对莎士比亚的作品又喜爱又否定?原来他逃不出时代给予的局限。受17世纪古典主义拉辛与高乃依的熏陶,在“理性”的光芒照耀下走来的“文明人”伏尔泰,怎么能接受一个天才的自然之子所散发出的“野蛮”而磅礴的气息?再看汤显祖,他所遭遇的是万历皇帝朱翊钧。与莎士比亚相比,他是不幸的。莎士比亚遇到的是仁慈开明的英王伊丽莎白一世。不同境遇,使莎士比亚竟能写出讽刺伊丽莎白女王之父的作品《亨利八世》,却未受到任何伤害。而在文字狱笼罩下的汤显祖,只能以梦境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以“情之至”来反抗“理之至”。读者借作者这一束思想亮光,还可看到王国维对宋元戏曲的肯定与对明清戏曲的批评。他认为前者是“活文学”而后者是“死文学”。原来,王国维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正是白话文呼之欲出的时代,而汤显祖所代表的明清戏曲在语言上的典雅化,就自然被他目之为“死文学”了。这仅仅是我在阅读中的一点细小的感受,拿来与大家分享。
  总之,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令我充满兴奋感,为如此好的作品而兴奋,为作品达到如此境界而兴奋,也为出版社出了这一本好书而点赞。对这样一个有胆有识有慧眼的出版家,我从心底表达我由衷的敬重。
 
                         
著名文学批评家、西安音乐学院教授仵埂

责任编辑:魏佳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