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社动态

以意逆志 知人论世

2016/12/21 15:58:07  来源:本站

  李建军先生是当代著名的文学批评家,虽然我的研究领域是古代文学,但对他的研究成果却并不陌生,他的文学批评具有独特的个性和严谨的态度,一直让我深深佩服。
  《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问世正逢其时,填补了这个领域的研究空白。这部作品给予我印象最深、启发最大的,是“知人论世”“以意逆志”研究方法的出色运用。
  汤显祖生于明代思想激烈变动之时,少年时代深受著名思想家罗汝芳的熏陶,后来又有李卓吾等人影响和启迪,与东林党人颇多交往,此外还有佛家、道家思想的浸染,堪称明代最具代表性的文人。因艺术修养的深厚和人生境遇的起伏,汤显祖的诗、文与戏曲各有千秋,呈现较大的差别,由此形成丰富复杂的文学景观。以往学者将汤显祖视为戏曲家,研究多集中于他的戏曲创作。
  李建军先生别具眼光,除了戏曲家的汤显祖,也注意到作为思想家和文人的汤显祖,展现其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比如,“汤沈之争”历来是汤显祖研究中的一个关注点,汤显祖以“至情”为创作之本,文辞绮丽,不受音律约束,史称“文采派”;而沈璟则尊奉封建伦理,强调本色,恪守音韵格律,史称“本色派”或“格律派”。“汤沈之争”依据各自的美学理念,展示了两种不同艺术价值观,过去学者多将注意力放在史事原委的考证上,探文学史上“临川派”和“吴江派”之间的交锋。李建军先生以文学批评家开阔的眼光,在宏观的文学视野中,对“汤沈之争”的美学实质作了深入的研究,梳理了汤显祖的艺术创作上承《史记》,下启《红楼梦》的文学史脉络,突破了单一的戏曲研究形成的局限,质疑了王国维对汤显祖戏曲“死文学”的偏见,对“汤沈之争”戏曲批评史上的美学价值作出新的阐释。
  《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从汤显祖的个人境遇与明代社会及文学背景的关系入手,辨其文学史观的源流,析其学理脉络,兼顾其思想对文学创作的渗透和影响。更多地是从人性的角度揭示以《牡丹亭》为代表的“临川四梦”的深厚的文化美学内涵,同时从政治文化生态、日常生活情态的角度反映出明代文化的特征,使我们看到,在那个黑暗的时代中国最清醒、最有风骨的文人,有着怎样的生命意识和美学反应,如何超越时代的限制,达到那个时代文学创造的巅峰。
  汤显祖和莎士比亚是跨越东西方同一时代的文学巨匠,但是创作风格迥异,汤显祖的“至情”将代表俗文学的戏曲上升为文学史中瑰丽和想象的经典篇章,而莎士比亚的戏剧注重西方传统的剧院效果,有着故事戏剧化的特点,情感丰富而跌宕,包罗万象。李建军先生关注到闪耀东西方的文学双星,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人性至情的显隐与交融,正如其大作所阐述:“他们既尊重人的情感,也强调理性的重要,所以他们不是恣睢的浪漫主义者,更不是任性的纵欲主义者,他们的作品昭示着这样的生活原则,人必须有成熟理性意识,必须以理性来制约人的欲望,不能放任自己的非理性的贪婪和攫取的冲动,更不能以毁灭一切的方式,追求不切实际的目标。”
  本书以充满激情的理性分析,展现了两个文学巨匠的精神特质。汤显祖研究和莎士比亚研究都是二十世纪的一门显学,但研究格局并不平衡,如何将两个文人置于时代背景之下将其文学思想和个性作辩证分析,以此彰显出东西方文化与文学思想的融通之势,《并世双星》便集中承载了这一成果。这是继日本学者青木正儿首次把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相提并论之后,对这一论断的升华。
  大著让我们看到一个文学批评家本着还原历史的想法,本着对学术史的尊重和理解,如何融入自己的情感重新探讨和定位这两位文学巨匠。这种叙事策略将此前对汤显祖和莎士比亚的关注调整了方向,而且是一个颇为重要的方向,藉此,我们可以打破以往研究遭遇的种种遮蔽。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文学遗产》杂志编审 石雷

责任编辑:魏佳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