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社动态

劳拉图画书为何令人着迷

2016/11/14 14:00:03  来源:唐明霞

  劳拉·瓦卡罗·希格女士是颇负盛名的美国儿童图画书作家,她的书令人着迷,深受书界的好评尤其是无数小读者的喜爱;其多部作品曾荣获美国凯迪克银奖、苏斯博士银奖等各种奖项。我们麦克米伦世纪童书有幸引进、出版了劳拉的数种作品,它们在中国的孩子和家长中同样也广受青睐。
  虽然在我们这里已经有了不少“劳拉粉”,但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和家长知晓,劳拉的图画书是怎样以及为何令人着迷,就让我在此“如数家珍”一番。
  嗨,瞧这一对儿
  这一对儿在《小狗和小熊》系列里。小狗活泼、率性,小熊随和,有点憨憨的。不过憨憨的小熊可不笨,有一次,小狗想要改名字,不叫小狗,改叫别的什么,比如叫王子、冠军、帅帅……都让小熊摇头给摇掉了,最后小熊提议改叫“我最好的朋友小狗”,小狗说喜欢,又说就简称“小狗”吧。瞧,绕了一圈儿,被憨憨的小熊又给绕回来了。
  劳拉的《小狗和小熊》系列,一套四本,每本有三个好玩的小故事。作者用轻松、幽默的笔调写的这些故事,围绕着一个主题,就是“友谊”。他们俩“友谊”得怎么样?且看这小狗,一副好累的样子,叫小熊一会儿端茶,一会儿拿饼干,一会儿来碗汤,还要软软的枕头……小熊给使唤来使唤去,结果累得倒在躺椅上;这下,小狗来表现“友谊”了:拿来自己最喜欢的红毯子,盖在小熊身上,说“做个甜甜的梦吧,我的好朋友!”有时他们俩“友谊”得不分彼此,万圣节,他们去敲门讨糖果,人家不给,说他们没化装,可他们坚称化了,原来小狗化成小熊,小熊化成了小狗!不过,这一对儿也会面临“友谊危机”,有一次小狗赌气说要走,小熊说想走就走吧,还帮小狗收拾东西,他也赌气着呢;然后,他们互道“再见”,似乎他们俩“友谊”真的要完了。可小熊这时说了一句:“我猜你大概不想留下来吃冰激凌了。”小狗马上接口说:“好吧,也许我可以留下来吃一点儿。”……然后呢,赌气赌完了,他们还是谁也离不开谁的一对儿。
  劳拉笔下的小狗和小熊,不就是我们身边的孩子吗?这一对儿的故事,在我们可爱的孩子身上,不是也常常发生的吗?
  美国《书单》杂志赞赏《小狗和小熊》,说故事可爱极了,“特别适合刚开始阅读的小孩子”。其实,这套书也特别适合亲子阅读,而如果两个(或更多)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一起来亲子阅读,说不定更棒呢。
  害怕,谁没有呢?
  孩子都有害怕的东西,比如害怕吃药,害怕打针,害怕雷公公,害怕毛毛虫……以前大人拿“大灰狼”吓唬孩子,现在的孩子大概不怕了,动画片里的“灰太狼”还斗不过羊羊呢,有啥好害怕的?
  劳拉的《我以前会害怕》,描绘一个小女孩以前有过种种害怕,但后来不怕了——比如她害怕蜘蛛,可她发现蜘蛛织的网那么美,就不怕它了;她害怕黑暗,可她在黑夜看到亮晶晶的星星,就不再怕黑了;她曾害怕一个人待着(孤独),可她独自坐在大树下看书或发呆,觉得也很享受,就不为形单影只而害怕了;她在家还害怕恶作剧的哥哥(比如蒙着恶鬼面具吓唬她),但后来不怎么怕他了,因为她也会用恶作剧来对付哥哥了……
  书中小女孩的这些害怕,孩子们可能也有,甚至还有更多或更奇怪的害怕。害怕(恐惧感)似乎是人与生俱来。但同时人又有与生俱来的克服害怕的能力,即使是孩子也是这样。对有些事物,有时换个视角,或调整一下心理,害怕就自然会消于无形。其实,“害怕”对于孩子来说,未必都是负面或没必要的,孩子囿于其认知能力,往往对危险的事物也不知害怕(比如玩锐器或摸电座),以至于贻成可怕的后果。所以,有些“害怕”对于孩子也是一种保护机制。
  这本《我以前会害怕》,说的当然都是些无须的“害怕”,以及如何克服那些“害怕”,这对于孩子们的认知学习和心灵健全,无疑是很有益的。在对这本书作亲子阅读时,家长和孩子可以举一反三:这个这个,那个那个,原来也都是不用害怕的呀!不过呢,此书亦非教孩子们“一切都不害怕”。毕竟,有些必须的“害怕”,孩子们还是应该有的。
  难题来了,想想吧!
  这本看似简单的《先有蛋》,有趣,又有深意。
  劳拉在书的开头四页,图画是:先有—蛋—然后—有鸡。接下来分别是:先有,蝌蚪,然后,有青蛙;先有,种子,然后,有花;先有,毛毛虫,然后,有蝴蝶……到了最后,却是:先有鸡—然后—有蛋。怎么绕了一圈,后面的把前面的给否了?
  到底是先有蛋,然后有鸡,还是先有鸡,然后有蛋呢?
  这是个古老的也是世界性的难题。
劳拉画这本《先有蛋》,是故意要为难我们的孩子吗?当然不是。她是想借这有趣的“先有”难题,来激发孩子们开动脑筋、善于思索,作一点哲学的启蒙吧。
  其实,追问本来就是孩子的一种天性。想必很多年轻的父母都有被孩子追问的感受,有时会被“为什么”、“为什么”,问得张口结舌,不胜其烦。我们的年轻父母该知道,保护而非抑制孩子的这种天性,并藉像《先有蛋》这样有趣又蕴涵深意的读物,读读,问问,想想,对于活跃、丰富孩子的思维,是大有益处的,孩子从小养成动脑思考的良好习惯,他们就会是很聪明的孩子,日后成为有智慧的人。
  劳拉这本《先有蛋》曾荣获2008年的凯迪克银奖。
  哦,如诗的《绿》
  这本堪称精美绝伦的《绿》,荣膺2013年凯迪克银奖。劳拉苦心孤诣创作这本《绿》,正如书的腰封所标示的:是想让孩子们“透过一种颜色去感知整个世界”。
  掀开书的扉页,如许的“绿”扑面而来:森林的绿,树荫的绿,丛林的绿,大海的绿,蕨草的绿,酸橙的绿,豌豆的绿……发光的绿,是绿灯闪亮吗?不,那是夜间荧火虫一亮一亮的闪烁;慢吞吞的绿,又是什么?哦,是绿毛毛虫在花瓣上蠕动呢;古怪的绿,有多古怪?瞧那斑马,身上的斑纹竟是绿的,这是它在草丛中的伪装,抑或是作者用幽默的画笔在“逗你玩”?
  在“没有绿”的寒冬白雪茫茫之后,作者画了一个小男孩在栽一棵嫩绿的树苗;接着下一页,是一个中年男子(就是前一页栽树苗的小男孩吧),和一个小女孩(大概是他的女儿),他们在抬头仰望那大树的苍绿,页面右侧是四个字:“永远的绿”——全书至此收尾,意味深长。
  这本书里仅有67个字(中文),然而它蕴涵在“绿”的画面里的语言和意象,却是那么的丰饶和深远,让人从中读到很多,感知很多。可以说,书中的每一页“绿”,都映照出广袤的世界,洋溢着生命的气息,散发出诗意的芬芳。
 
  洞洞,奇妙的洞洞
  从2001年至今,劳拉创作出版了十余本图画书,平均下来也就是一年一本,怎么也算不上是高产的图画书作家。她不以为给孩子们看的书,就可以随便糊弄。“慢工出细物”,她的有些书做得很慢,如《我以前会害怕》,从最初酝酿、构思,到她完成这本书,其间相隔7年。她是把儿童图画书当作一门艺术来做。她作画的风格、样式不是单一的,《小狗和小熊》的图画看上去朴拙、随意,有点儿童信手而画的笔致,这显然是为切近故事而有意为之。《我以前会害怕》,用醒目的色调描绘形象,颇有戏剧性的视觉效果。《先有蛋》的画是大色块,有点混沌感,意在造一点诱人的“扑朔迷离”吧。而《绿》则是用如油画的笔触,画面开阔幽美,极具迷人的意象。
  劳拉图画书最具创意的是“洞洞”,如美国书评杂志所说的:她精心设计的翻页和模切的洞洞,使变化巧妙呈现,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效果。上述的四种书中,除了《小狗和小熊》,其他三种图画书里都有奇妙的“洞洞”。比如《先有蛋》,前一页的洞洞,显现的是乳白色的蛋,后一页这个洞洞,却变成了小鸡黄色的身子。又如,在《绿》开头的前页,洞洞是两片大树的叶子,翻过来洞洞幻变为大海里的两条鱼;再如,前页一个个洞洞,是荧火虫的光,后页这些洞洞却变成了树上的果子……这般奇妙好玩的“洞洞”,怎不令人惊喜而神往!
  如此创意而艺术的“慢创作”,劳拉便把图画书做成了精品;它们广受孩子们的喜爱而成为畅销书,并且连连赢得了多种奖项,也就毫不奇怪了。
 
 
 
(本文作者系麦克米伦世纪总经理)

责任编辑:魏佳

图书分类

测试用图片 测试用图片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概况 | 新闻中心| 企业党建 | 图书广场 | 教育图书 | 期刊中心